个人生活

若松孝二在日本电影界是一个传说式的人物,他是实验派大师,但其经历更加不凡。在其76年的生命历程中,这位大导演辍过学,当过黑社会,坐过牢,参加过激进学生运动,甚至被日本政府裁定禁止出国旅行。
  1936年,若松出生于日本宫城县一个普通家庭。他憧憬财富,好勇斗狠,不等中学毕业就只身前往东京“闯世界”,为生存一度加入当地黑社会。1957年,若松因团伙内讧被捕,监禁半年后侥幸获释。
  出狱后,走投无路的他误打误撞进了演艺圈——他曾负责向电影厂商收取保护费,对这个行当颇有兴趣,便“退出江湖”,安安心心做电影。1963年,他导演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《甜蜜的圈套》。当时,正是日本国内“粉红色电影”十分流行的时代。所谓“粉红色电影”,是日本影视界利用法律空子打擦边球创作的准黄色影片。《甜蜜的圈套》就是这样一部电影。借助丰富的社会经验和对各种情色元素的准确把握,《甜蜜的圈套》脱颖而出,票房极好。若松大受鼓舞,1965年又完成了同样性质的《墙中秘事》,这部影片在柏林电影节上引起很大反响。
  当后来人们询问若松为何会选择《甜蜜的圈套》作为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时,他很直接地说,是因为剧本里有杀死恶警的镜头——入狱期间,曾多次遭受警察毒打的若松是个报复心极强的家伙。至于请他导演这部片子的老板,也说选择若松只是认为他有黑社会背景,能够镇得住那些自以为是的演职人员。两个阴差阳错给若松创造了机会,他就此一发不可收拾,连续拍摄了20余部“粉红色电影”,也因此被称作日本情色电影的大师之一。
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是日本情色电影的黄金时期,但情色片导演的地位不高。若松是他们中的异类,没人把他视作单纯的情色片导演,反而将其视为艺术大师。
  能够获得这一地位,是因为若松对性文化在日本的独特地位有着充分的了解,并懂得怎样将其表达出来。按照若松影片中的解读,日本的性文化并非简单的“好色”。对一个海洋民族来说,历史上,日本男性由于出海,要忍受长期没有异性的船上生活。这种不正常的生活方式一方面使其产生了强烈的性幻想、性倒错、性变态等思想,另一方面却也使性在日本文化中被赋予了崇高的地位。情色代表着对正常人类生活的感念。若松懂得怎样透过“色”的角度,表达人类最原始的“情”的含义。在他的影片中,性不是一个代表淫荡和需要遮掩的负面符号,而是一个展现美感和人性的工具。
  若松的电影也跟日本的性文化一样,绝非简单“好色”。他进入导演领域时,正是日本经济发展迅速,但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时代。长期的底层生活使他对日本社会的种种矛盾认识深刻,这让他能够在影片中将性与政治、社会等元素结合起来,而又不令人觉得突兀。
  “创作的原点是愤怒”、“我只能通过电影这种方式战斗”,这两句话,若松经常挂在嘴边。因此他的电影,颇吸引当时对社会不满的日本年轻人。
  若松还是在现代尝试用黑白胶片表达电影语言的先驱,他希望用这种白描的方式重现他眼里的真实——显然,没有哪位单一的情色片导演会用这种方式拍戏。
  在对社会问题的思索上,若松也经历了一个发展的轨迹。早年,他更多地认同采用激烈手段改变社会的做法,这种认同使他一度与日本一些过激派接触频繁,并在影片中表达了与之类似的思想。
  1971年,他在日本极端组织“赤军”的美女领袖重信房子陪同下前往巴基斯坦,拍摄了反映极端主义的纪录片,并在日本各地上映。这一行为使若松再次获罪,并被判处终生不得离境(这个处分很久以后才被取消)。这一打击并没有让若松在后续影片中停止对社会问题的探索,日本社会的变革始终是他关注的焦点。
  但是,随着思想的成熟,若松作品中对社会的认识日益深入。2007年,他拍摄的《联合赤军实录:通向浅间山庄之路》一片,被视为其思想的集大成者,也使他在“情色大师”的色彩下充分展示了思想者的境界。该片描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1970年冬,一批试图在山中建立游击营地的激进青年学生因遭到警方追逐,绑架了浅间山庄的女管理员,并持枪据守。最终,在牺牲多名警员之后,青年学生全部被捕,有些人今天还在服刑。那起事件在当时非常轰动,令许多日本人至今记忆犹新。
  然而,在这部以类似纪录片手法拍摄的电影中,若松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事件本身,而是集中在当时人们十分困惑的一件事上:当这些年轻人被围时,舆论对他们颇多同情,认为应该给他们自新的机会,但是,当社会贤达和亲友们赶来相劝时,他们竟向自己的父母开枪。人们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年轻人的偏激,一位被围者的父亲留下替孩子向社会谢罪的遗书后自尽。
  若松的影片揭示了那些年轻人不肯走出来投降的真正原因——并不是因为偏激和固执,而是因为惧怕——怕死在自己人手里。最后被俘的学生和当初进山人数出入很大,审讯后发现,那些失踪的年轻人都已变成尸体。他们死于自己人的枪下,理由是叛变、奸细或者动摇。幸存者在队伍中扮演着正义之神的角色,并由于惧怕成为下一个被怀疑者而对动摇者残酷迫害。当他们突然面对人群的时候,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回归正常社会。
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,过激派的存在使当政者有所顾忌,不得不缓和社会矛盾。但当民怨平息,过激派的反社会理想也被国民抛弃。自认掌握真理的过激派日益孤独又不肯妥协,把自己放逐到高山深谷的尽头。若松揭示的不仅是过激派的命运,也是对自己人生历程的深刻反思。作为思想者,他赢得了一个时代的敬意 。

2012年10月12日若松孝二通过新宿区外苑西街马路时,意外被左侧驶来的一辆出租车撞伤,头部与腰部受到强烈撞击,10月17日晚若松孝二因车祸重伤不治身亡,享年76岁;若松孝二的去世不仅仅给其家人带来了重大打击,更是给日本情色电影界一个不小的噩耗。

加入若松孝二粉丝团